“天地不得不坏,则会归于坏”:谈谈古人关于天体演化的思想

宇宙万物是物质的、运动的、发展的观点,在我国古代产生的很早。战国时期屈原、庄周等人的著作所记述的古代口耳相传的神话、传说,都明白无误地反映了古代人们的如下看法,天和地是从一种朦胧不分,浑浑噩噩,深沉幽暗的“浑沌”状况中诞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现存世界是通过长时间的历史过程发展而来的观点,在遥远古代人们的心目中是不言而喻的。那时,对这一团“浑沌?#26412;?#31455;是些什么东西,还没有具体的?#24471;鰲?#38271;期以来,特别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对这一团“浑沌”的物质性问题曾经进行激烈的辩论。

一、古代元气学说

以?#29420;献印?#31561;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先天地生”的是非物质的?#26263;饋保?#32780;朴素唯物主义的宇宙本原论却在跟这种唯心主义观点的斗争中不断得到发展。

西周末年的史伯就有过“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百物”(《国语?郑语》)的说法,把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其中又以土为主)看成是万物的本原。后来,有人认为水才是最基本的元素。《管子?水地篇》指出:“水者?#25105;玻?#19975;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也。”把水作为包括生物界在内的万物的本原。

显然,用几?#21482;?#19968;种人们所熟知的物质去?#24471;?#20016;富多彩的物质世界的尝试是人们对宇宙本原的认识的重大进步,但是由于物质世界的复?#26377;?#21644;多样性,这种尝?#26434;?#21040;了种种困难。于是,战国中期的宋钘、尹文进一步提出了新的见解,他们指出:

“凡物之精,比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34892;牽?#27969;于天地之,谓之鬼神,藏于胸中,谓之圣人,是故名气。”

这就是后世得到充分发展的元气学说的早期论述。它以比较抽象的形态出现的、物质性的“气”作为宇宙万物的本原,为物质世界的复?#26377;?#21644;多样性提供了比较合理、比较科学的解释。

二、古代天体演化思想的精髓

也就在春秋战国时期,还产生了天地都在不断地运动发展的观点。《管子?侈靡篇》指出:“天地不可留,故动,化故?#26377;隆?/strong>,就是说天地都处在不停的运动中,正因为这种无休止的运动,促成了宇宙万物的新陈代谢,生生不息。这一观点和朴素唯物主义的元气学说连同古老的天地是从浑沌中产生的思想的有机结合,便是我国古代天体演化思想的精髓。

在战国时期,人们已经在探索通过什么样的机制从浑沌中生成天地的问题。这时候的医学著作《素问·阴阳应象大论?#20998;校?#22312;应用当时的天文学成果论述医学问题的时候,曾经提到“清阳为天,浊阴为地”的思想,这里明确地把下面两个观念应用到天地生成说中:

其一是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关于阴阳的学说,把阴、阳两种不同属性的物质的矛盾斗争引进天地分离的过程之中,就是所谓“积阳为天,积阴为地”;其二是以日常生活中人所共知的轻清的物体上升、重浊的物体下沉的现象,?#24471;?#22825;地分离的原因。这?#21046;?#32032;的、直观的天地生成说,成了我国古代传统的观点。

西汉早期的《淮?#29486;?天?#38590;怠?#32487;承并发挥了这一思想。它明确地指出天地生成过程中,元气中的“清阳者”上升形成为天,“重浊者”向下凝聚为地。它又认为“清妙之?#29486;?#26131;,重浊之凝竭难,故天先成而地后定”,而“积阳之热气久者为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积阴之寒气久者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日月之气精者为星辰。”

这些论述把天地日月星辰都看成是从元气派生出来的,是元气在它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上的产物,把它们都统一于元气的运动和发展之中。

三、在宇宙本原的问题上陷入了唯心主义

由此我们看到了元气学说的深刻影响和具体应用,但是,《淮?#29486;?天?#38590;怠?#35748;为元气是?#26377;?#26080;中产生出来的,在宇宙本原的问题上陷入了唯心主义。

《淮?#29486;印?#22825;?#38590;怠?#20851;于天体演化的论述,由于得到著名天文学家张衡等人的赞同,在我国古代发生了很大影响。但是,历代有许多人提出不少新的创见,他们之中有的致力于对这一理论进行唯物主义的改造,有的提出了天地生成的具体方式的各种新推测,有的明确地提出在日月星辰和地球以外的无限空间都含有“气”的观点。

唐代柳宗元在这几方面都有精湛的论述。他在《天对?#20998;?#25351;出:在初始的浑沌状态中,只有元气在运动着、发展变化着(“?#29992;?#38761;化,惟元气存”),阴、阳和天都是由元气派生出来的(“合焉者三,一以统同”),由于阴阳二气运动速度和温度的不同,两者既相互对立,?#30452;?#27492;渗透,从而生成了天地(“呼?#29366;道洌淮?#32780;功”)。这里,柳宗元不但申明了朴素唯物主义的天体演化思想,而且注意到阴阳二气运动的不同速度和温度对天地生成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柳宗元在《非国语·三川震?#20998;?#36824;进一步指出:在无限的宇宙中,矛盾变化是无穷的。阴阳二气时而会合,时而分离;有时互相吸引,有时互相排斥,就象旋转着的车?#21482;?#26426;械,时刻不停(“天地之无倪,阴阳之无穷,?#36828;?#24179;其中,成会成离,或吸或吹,如轮如机”)。这就把会合和分离、吸引和排斥这些两极对立的概念引入天地生成的动因中去了。

唐代的《无能子》一书明确指出。“天地未生,混沌一气,一气充溢,分为两仪(指阴、阳引者),有清浊焉,有轻重焉,轻清者上为阳为天,重浊者下为阴为地。”明代王廷相也在《雅述?上篇》里指出:“天地未形,唯有太空,空即太虚,冲然元气。”他们都旗?#21335;?#26126;地扬弃了天体演化理论中的唯心主义糟粕,给人以清新明晰的思想。

宋代的朱熹,在描述以地球为中心的天地生成过程的时候指出:

“天地初间,只是阴阳二气。这个气运行,磨来磨去,磨得急了,便拶许多渣?#36965;?#37324;面无处出,便结个地在中央。气之清者便为天,为日月,为星辰,只在外常周环运转。地便只在中央不动,不是在下。”(《朱子全书》卷四十九)

这里描述了一个处于不停顿的旋转运动中的、由阴阳二气组成的庞大气团,由于摩擦、碰撞和离心力的作用,在它中央结成地球,在地球周围形成天和日月星辰的情景。这些推测虽然还存在种种缺欠,而且朱嘉本人的出发点也是受唯心主义支配的,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不失为一种有价值的见解。

四、天地是否会有?#25112;幔?/font>

天地日月星辰既然是一种生成的东西,那么它们也必然会有?#25112;幔?#36825;种思想在我国古代也有过精辟的论述。

东晋的张湛在?#35835;?#23376;,天瑞篇?#20998;校?#35760;述长庐子的话说,“夫天地,空中之一细物”,于是“天地不得不坏,则会归于坏”的。元代的《琅环记》也论及这一思想,它以问答的形式写道:

“天地毁乎?曰:天地亦物也,若物有毁,则天地焉独不毁乎?曰:既有毁也,何当复成?曰:人死于此,焉知不生于彼?天地毁于此,焉知不成于彼也?”

他们都从天地是“物”这一基本点出发,得出有朝一日天地终要毁坏的结论。而后者比前者的进步之点在于:它明确指出天地的毁坏并不等于归于虚无,而一定要在别的处所生出新的天地来。

宋代的张载早在他的《正蒙?太和篇?#20998;?#34920;述过这一思想。他指出:

“气有聚散,并无生灭”,“太虚不能无气,气不能不聚而为万物,万物不能不散入太虚,循是出入,是皆不得已而然也。”

这就从更大的规模上,更概括地阐述了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图景,也就论述了由气聚成万物(包括天地日月星辰),万物(包括天地日月星展)以气的形式散入太虚,并且往复无穷的铁的必然性。

总之,在我国古代天体演化的思想中,关于天地是由处于浑沌状态的物质性的“元气”生成的见解;关于天地生成过程中,由于元气阴阳属性的不同、轻重的差异而引起的清浊异位,运动速度和温度的悬殊,吸引和排斥,离心力、摩擦和碰撞等机制所发生的作用的推测;关于天地日月星辰都要段坏并?#21307;?#24320;始新的演化过程的观点。都是十分卓越的思想。

当然,在古代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对天体的演化进行具体的论证,这些思想都还是朴素的、思辨性的认识,但是在当时世界上却是十分先进的。


原文地址?#33322;?#26085;头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你可能还?#19981;?/spa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天地手游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17 02:22 , Processed in 1.448631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亚冠吉达阿赫利对阿尔萨德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 即时比分007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有规律吗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秘诀 时时彩杀跨度技巧 旺旺棋牌代理 平特包你中 pk10前三复式计划 3d六码必下三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 一肖中特平 平特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 红马计划手机网页 通比牛牛攻略 体彩排三绝杀6码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